潇潇暮雨流年夜

流年:高三汪一枚,请多多关照

拾壹 净化

中秋活动真的有兔子吗?肝出了35个一口团子愣是没看见一只兔子……

———————————————————

“早上好!”与甲233号本丸的付丧神们约定净化这座本丸的早上,樱早早的起床准备做早饭。 “早上好,大将!”今天帮忙做早饭的是辉夜。“早上好,小姐,今天的早饭交给我们吧!”堀川和山姥切跟着辉夜走进了厨房。“嗯,小姐就专心准备今天的仪式吧!”山姥切接过樱手里的锅铲。“啊,好吧!”樱被三人推出了厨房,只得回房间确认今天需要用的东西。“切国带着辉夜和数珠丸去把骨喰藤四郎、笑面青江从结界里带出来;仓库里的压切长谷部和巴形薙刀就拜托小堀川和兼先生了;安定和清光统计一下人数;山伏和长曾弥和我一起把万叶樱下面的碎片们挖出来吧!”吃完早饭后,樱给九刃分配了任务,又从袖子里掏出一块木牌交给山姥切,“切国,把这块木牌里的灵力用在刀刃上,可以劈开结界!”“知道了!”山姥切把木牌揣进兜里,带着辉夜阁数珠丸离开了。“小姐,您也注意安全!”堀川、和泉守、大和守和加州也离开了小院。“我们也走吧!”樱换好衣服带好护神纸和山伏、长曾弥前往万叶樱树下。

“就是这了!”山姥切带着辉夜和数珠丸七拐八拐,来到了这座本丸的最深处。“总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呢!”辉夜搓了搓胳膊打了个寒颤。“谁知道那个渣渣对它们俩做了什么!”山姥切抽出自己的本体对准结界,“你们两个往后退一点,小心什么突然窜出来!”山姥切举刀劈开两个结界,三刃等了一会儿,见什么也没发生,便推开其中一间屋子的门。“有人吗?”辉夜发挥着短刀强大的夜视向屋子里张望。“不要过来为好哦!”屋内的付丧神开口了。“啊,是笑面青江!”辉夜看清了屋内的付丧神后回头对数珠丸说,“那我去那间屋子,这里交给你了!”“嗯!”数珠丸点点头进入屋内,“贞次,是我!”“兄长?”屋内的付丧神猛的抬头。“那个男的对你做了什么?”数珠丸找了个靠近青江的地方坐下,平视这青江那双散发出诡异气息的眼睛。“也没什么,就是往里面塞了点东西,现在幽灵小姐有些不高兴罢了!”青江耸了耸肩,无所谓的笑了笑转移了话题,“话说刚刚那位是谁啊?”“辉夜藤四郎,粟田口刀派的刀!”数珠丸见青江不想继续说下去,便随了他。“辉夜藤四郎……总觉得在哪听说过呢!”青江觉得在哪听过这个名字。“他原来是织田信长妻子的刀。”数珠丸回了一句。“怪不得……”侍奉过丰臣秀吉的青江终于想起了自己在哪听过这个名字了。“骨喰?”另一边,辉夜走进房间后,便看见了缩在角落里的自家弟弟。“辉夜尼桑?”角落里的骨喰听见了熟悉的声音,抬头四处“张望”,寻找声源。“我在这里,已经没事了!”辉夜看见骨喰那双无神的眼睛心里一紧,快步走过去,拉住骨喰的手安慰道。“辉夜尼桑!辉夜尼桑……”骨喰摸到辉夜后直接崩溃,拽着辉夜的衣服死不撒手。“已经没事了,已经没事了!”辉夜把骨喰搂在怀里安慰道。“走吧!”辉夜领着平静下来的骨喰,数珠丸带着一脸无所谓的青江和山姥切一起前往万叶樱下面。

“噗咳咳咳!”和泉守和堀川刚打开仓库的门就被里面的灰呛了出来。“长谷部和巴形也真在里面呆的住啊!”和泉守一边咳,一边佩服压仓库的两刃。“没办法,他们想出也出不来啊!”堀川扥了扥和泉守的袖子,“兼先生,我们赶紧吧他们两位找出来吧!”“也是!”和泉守找出了两个樱之前给的口罩,给了堀川一个,两刃便进到仓库中找被封印的长谷部和巴形。“啊啊,以后再也不想进来了!”不一会儿,灰头土脸的两刃找到了长谷部和巴形。“赞成!”堀川点点头,与和泉守一人抱着一振刀向万叶樱走去。

“等等,山伏你知道之前碎的刀都埋在哪了吗,你就准备下手?”万叶樱下,樱一脸黑线的阻止了挥铲子就要动手挖地的山伏。“嗯,秋田藤四郎、鲶尾藤四郎和鸣狐的碎片在粟田口刀派手里,陆奥守的碎片在我这,御手杵、狮子王、同田贯正国、静形薙刀和千子村正的碎片都在这。”长曾弥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布包交给樱。“准确的地点你知道吗?”一边打开布包一边问。“嗯,大概知道!”长曾弥想了想,在万叶樱树周围画了五个标记。“呦西,小僧开挖了!”山伏瞬间开启了挖土机模式。“哦豁!”一阵飞沙走石,五振刀的碎片便被山伏挖了出来。“山伏,先把坑填好哦!”樱和长曾弥小心的打开了五个沾满土的木盒,把碎片们分刀放好。“小姐,我们回来了!”翻仓库和劈结界的两组刀回来了。“辛苦你们了!”樱抬头对堀川说,“先把他们俩和碎片们放在一起吧,我先看看青江和骨喰!”

“骨喰的眼睛是人为用灵力破坏的,一会儿直接修复就行!青江,你眼睛里的东西是什么你自己清楚吗?”应检查完两人后,直视青江的眼睛。“知道哦,似乎是一只恶鬼呢,幽灵小姐打不过它再加上外面的阻隔让它现在在霸占幽灵小姐的地盘呢!”青江点点头,说出了实情。“贞次……”数珠丸见此情景十分欣慰。“幽灵小姐很喜欢这位大人哦!”青江朝着数珠丸笑了笑。“和我想的一样吗,这可有点麻烦了!”樱直起腰看向了一旁冒着黑烟的一摞碎片叹了一口气。“驱散不掉也没关系哦!”青江见樱皱眉便安慰道。“啊,不是不能驱散,只是麻烦而已!”樱见青江误会了,连忙摆了摆手。“啊?”青江对此一脸懵逼。“小姐只是怕麻烦罢了!”山姥切解答了青江的疑惑。“主人,我们以外全本丸八十一振刀剑,除了动不了的五虎退、乱藤四郎、明石国行、大俱利伽罗以外都到齐了!”负责统计人数的大和守和加州回来禀报。“是嘛,辛苦你们了!”樱站起身把身上的斗篷解下来交给堀川,接过狐之助递过来的神乐玲,“那么,仪式开始吧!”

樱走动时神乐玲发出的声音吸引了付丧神们的注意,音乐起,铃声响,樱跳起了净化所用的神乐舞,一阵阵强大而又温柔的灵力从樱身上扩散,修复这所有付丧神身上的伤。一期一振手中三振刀的碎片以及樱之前放在万叶樱树下的碎片们被灵力托起,复原,显现。“秋田、鲶尾、鸣狐……”粟田口刀派的众人看着显现出来的兄弟,激动的说不出来话。“好厉害!”已经被修复的乱和五虎退几刃从部屋里出来,顺着灵力来到万叶樱树下。“是啊!”一同出来的明石点点头。“去死吧!”就在这时,一个充满怨恨的声音响起,已经完全暗堕的千子拔刀向樱砍来。“坠下去的还挺深!”樱往旁边一躲,千子只砍断了护神纸的绳子,樱趁千子看见自己的脸时愣神的瞬间抽出了离自己最近的数珠丸的本体,顺手把神乐玲塞到数珠丸手里,“借我用一下!”随后便与千子打了起来。“幸亏没在山姥切他们不在的时候去暗杀这位姬君!”众付丧神看着樱和千子打得难舍难分,最后甚至把千子打趴下后,心里冒出了同一个想法。“啊,小心!”樱刚把千子撂地上,身后青江的眼睛里又冒出了那只被前审神者强塞进去的恶鬼。“所以说麻烦啊!”樱抱怨了一句,就提刀迎了上去。“怎么办,小姐的护神纸掉了,一会儿会被他们看见小姐的样子的!”堀川刀派的三位完全不担心樱会不会输,反而担心起别的来。“走一步算一步呗!”和樱手合被虐到绝望的大和守抱着肩膀站在一边。“就是!”辉夜坐在骨喰身前,享受着弟弟的按摩服务。

“接下来是最后一步了!”樱一刀砍了轻敌的恶鬼,把刀还给数珠丸换回了神乐玲。“唰啦!”樱轻抖手腕,神乐玲上的铃铛四散开来,每个小铃铛都浮在了几位付丧神面前。神乐舞继续,众人惊讶的发现自己身上的暗堕在减少,小铃铛吸收这付丧神身上的黑暗。最后,付丧神身上的暗堕彻底清除,小铃铛由金色转为黑色,回到了神乐玲上。“这东西可是很危险的!”樱手上闪耀起金色的灵力,瞬间,黑色的神乐玲化为乌有。“这可是吓到我了!”鹤丸看着自己恢复回白色的衣服,冒出了一句话。“回去吧!”樱做完一切后,回头看向自家的付丧神,“骨喰、青江,你俩有什么打算?”“跟你走!”青江直接表明了立场。而骨喰默默的拽住了辉夜的衣角,表示自己要跟樱一起回去。“嘛,走吧!”樱点点头,一行一人十一刃回了小院。“这可麻烦了!”本想留下樱的小乌丸见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开始为自己之前的行为反思。

———————————————————————

中秋福利,来篇长的!(其实我开码才发现之前的字数连开头都码不完……)

提前通知,这篇文要往漫综方向发展了哦~

最后,谢谢 @梦殇璃茉 小可爱的关心与支持!么么哒~








拾 数珠丸恒次








“有什么事吗?”樱放下手中的针线,看向在结界外盯着自己盯了两天的付丧神,有些无奈的问到。“你净化这里的理由!”结界外站了亮条的付丧神淡淡的开口。“啊,这件事啊,是那些孩子们的愿望哦!”樱抬手指向了远处的万叶樱,“身为佛刀的你,应该知道那里有什么吧!”“……原来如此!”付丧神沉吟半刻,忽然弯下腰,“我是,天下五剑之一。名为数珠丸恒次。在世人的价值观数次改变的漫长时间中,一直在寻找佛道究竟为何物。请多关照,主公!”“哦,你的理由呢?”樱感受到了自己的灵力被眼前的付丧神吸收,有一点点惊讶。“你是被那些孩子认同的审神者!”数珠丸在樱的允许下进入了小院。“原来如此!”樱笑了笑,伸手摘下了自己脸上的面具“我叫堀川 樱,安土桃山时代的刀匠堀川国广之女,请多多关照!”“这……”数珠丸感受到了充盈的灵力一惊。“大家都知道哦!”樱打断了数珠丸的话,轻轻笑了笑,伸出手,“先给你入手吧!”“好的,樱大人!”数珠丸点了点头,把自己的本体交给樱。


“我们回来了……数珠丸大人?”傍晚,出阵的付丧神们回来了,眼尖的堀川发现小院里多出一位付丧神。“欢迎回来!”樱从厨房里探出头来,“晚饭马上就好了,大家先去换衣服吧,恒次过来帮下忙!”“是!”八振刀咽下了满肚子的疑惑,先去换衣服了。“那个,数珠丸大人为什么会认同小姐?”饭桌上,堀川问出了其他几刃的心声。“樱大人是那些孩子认同的审神者!”数珠丸咽下嘴里的食物回答。“恒次,那些孩子的事情除了你,这座本丸里还有谁知道?”樱忽然开口问到。“太郎太刀、次郎太刀、石切丸还有髭切和膝丸”数珠丸想了想回答道。“三振神刀和源氏重宝吗……按这个算法笑面青江也应该知道吧!”樱猜测到。“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数珠丸如实回答道。“哎?”樱惊讶的抬头,“你和笑面青江不是同一个刀派的吗。”“笑面青江被那个渣渣关起来了,貌似对他做了什么实验,具体是什么课不清楚了!”堀川解开了樱的疑惑。“关起来?是被强行封印回本体了还是被关在结界里了?”樱开始头疼了。“被关在结界里了,这座本丸最深处的房间里!”堀川想了想青江到底被关在哪个房间了。“……还有没有被关在结界里或被封印回本体的刀剑了?”在一阵沉默过后,樱有一点想去刨了前任审神者祖坟的冲动。“有,巴形薙刀和压切长谷部被封印回本体了,骨喰藤四郎和笑面青江一样被关在结界里了!”山姥切看着自家小姐处于爆发边缘,一点都不敢隐瞒的全盘托出。“明天早上早起,该挖出来的挖出来,该放出来的放出来,除了动不了的都给我找齐了!”樱把脸埋进臂弯深呼吸止住了骂街的举动,随后站起来就往外走。“是!”堀川刀派的三振知道樱怕麻烦的性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露出了一个无奈的微笑。

————————————————————

一周七天上六天半的课,脑细胞死光光~

这章直接飘了,不喜勿喷,谢谢!


玖 决定








“有什么发现吗?”大广间里还能出门的付丧神们聚集了起来。“我从辉夜桑那里得到一些关于这位审神者的事!”宗三解释了把大家叫来的原因。“辉夜桑?”小乌丸并没有从自己听说过的付丧神中找到可以对上号的。“辉夜藤四郎,粟田口吉光所制作的最初的刀,我们粟田口刀派最年长的一位,曾经是信长公妻子浓姬的刀。”药研开口解释道。“但是从没听说过辉夜大人实装的消息啊!”不动皱了皱眉。“具辉夜桑自己说是给这位审神者的赔礼……”宗三回答了不动的问题。“赔礼?”长谷部开口打断了宗三的话。“你等我说完行吗?”宗三眼角抽了抽,继续解释,“这次的审神者是时之政从过去强行带过来的,而且身份还不一般,时之政为了安抚那位,给了不少东西作为赔礼,辉夜桑的第一个分灵就是其中之一!”“时之政真是越来越不干人事了啊!”太鼓钟听完忍不住抱怨了一句。“就这些吗?”小乌丸表示信息量有点少。“还有就是这位审神者准备净化这里。”宗三放出来了一个爆炸性的消息。“净化?她确定?”一身漆黑的鹤丸有点不可置信。“不知道!”宗三耸耸肩,“辉夜桑是这么告诉我的。”“这个审神者的样貌谁看见过?”小乌丸捏了捏眉心,有些头疼。“我们!”今剑举起手,看了看岩融,“蓝色的眼镜,深棕色的头发!”“年龄大概在17岁左右?”岩融想了想补充道。“就这些吗?”鹤丸认为以今剑的侦查不应该只看见这么一点。“开始被狐之助挡住了,后来山姥切先生又直接把她带走了,根本没时间看啊!”今剑抱怨到。“和山姥切有关吗?”一期一振摸了摸下想。“应该是堀川刀派吧!”药研想了想那天看到的,“当时山姥切、山伏和堀川都在。”“具体是谁先放一边,审神者打算什么时候净化这座本丸?”小乌丸问道。“不……”宗三刚打算回答,就被门外的声音打断了。“三天后哦!”大广间门外传来了大和守的声音。


“打扰了!”大广间的门被打开了,门口是完好无缺的加州和大和守。“加州?!”蜂须贺震惊的看着门口的付丧神,作为和新选组有一点点关系的刀,蜂须贺知道加州之前的状况。“sa……主人让我们通知你们,净化将在三天后进行,三天后上午十点在万叶樱树下集合,除了动不了的都要来哦!”加州顶着一屋子付丧神的目光,差点说出了樱的真名。“就这些了,我们先离开了!”大和守对于众刀惊讶的目光视而不见,拽起加州离开了。“刚刚那个是加州殿下?”在两刃离开中刀的视线后,岩融楞楞的说出一句话。“是他!”小乌丸最先缓过神来。“这可是吓到我了!”鹤丸转过头问小乌丸,“怎么办?”“三天后去看看吧,这位审神者能净化到什么地步!”小乌丸眼睛里闪过一道光,“散了吧!”

————————————————

世界上最悲惨的事莫过于我给别人一次锻出了白山,自己却五十多次什么都没有……

捌 本丸

“我回来了!”傍晚,八刃都回来了。“辉夜,你要的糖果!”樱递给辉夜一大罐金平糖外加一个藏蓝色的御守。“大将,这个是?”辉夜拿着御守有点发蒙。“你不是要去外面吗,这个会保护你不受瘴气污染的!”樱指了指辉夜手里的糖罐子笑了笑。“这样啊,谢谢大将!”被看穿心思的辉夜把御守小心翼翼的收好,然后抱着糖罐拎着一袋山姥切从江户带回来的点心出门了。

“啊,这是哪啊,早知道会这样就让堀川陪我了!”丝毫不熟悉本丸的辉夜成功迷路。“什么人,报上名来!”辉夜正在琢磨怎么回去的时候,一振打刀悄然的架在了辉夜脖子上。“哎,再问别人名字之前不应该先报上自己的名字吗?”辉夜把糖罐换到左手上,右手摸向了腰间的本体。“别转移话题!”辉夜身后那位付丧神皱起眉头,把刀刃向辉夜的脖子靠近了几分。“不告诉我啊!那么……”辉夜猛的转身,用本体撞走打刀后把刀尖指向原本在自己身后的付丧神,“……宗三左文字!”辉夜认出了这振打刀。“哎,辉夜桑?”宗三愣了愣,对于辉夜为什么在这表示很不解。“宗三,粟田口的部屋在哪你知道吗?”辉夜表示终于可以问路了!“粟田口,你要去找药研?”宗三把本体收回刀鞘。“嗯,准备给弟弟们个惊喜!”辉夜也把本体收好,向宗三晃了晃手里的糖罐。“弟弟们?”宗三示意辉夜跟着自己,给他带路。“嗯,我的全名是辉夜藤四郎,粟田口吉光最初的作品,粟田口刀派的大哥哦!”辉夜解释道,“当初不把我的全名说出来,是为了归蝶大人的安全着想!”“是啊,浓姬的身边有一振名刀的事情要传出去,那个男人一定会先占为己有的!”宗三点点头。“宗三你还是讨厌信长公啊!”辉夜露出一个无奈的微笑。“谁知道呢!”宗三耸耸肩,问了辉夜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不过话说回来,辉夜桑不是还没有实装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啊,是这样的……”辉夜解释了原因。

“就是这了!”宗三把辉夜带到了粟田口部屋前,顺便为他指了回去的路,“你回去的话沿着这条路直走就可以了”“谢谢你!”辉夜点点头准备敲门。“辉夜桑,你刚刚的话,可以告诉别人吗?”宗三拦住了辉夜敲门得手。“可以哦!”辉夜点了点头表示刚刚的话里没有说漏嘴的东西。“我知道了,那我先告辞了!”宗三转身离开了。“咚咚咚!”辉夜开始敲门。“没人醒着吗……嘛算了,放在门口好了!”明显感觉到屋里有人在动但就是没人开门,辉夜耸耸肩找出一张纸写了什么,把糖罐子和点心放在粟田口部屋门前,纸条压在糖罐子下面,转身离开了。“辉夜哥……”药研确定辉夜离开后,拉开门,准备把辉夜带来的东西收进部屋,分给兄弟们。“不见见真的好吗?”宗三站在拐角处淡淡的问,“嘛,你们兄弟的事和我无关,告诉一期一振去大广间集合,我刚刚从辉夜桑那里问出不少东西!”“知道了!”药研点点头,去帮宗三通知其他刀派。

柒 准备

“狐之助,能拜托你件事吗?”第二天上午,樱在其他几刃该出阵的出阵该远征的远征时撸狐狸。“怎么了?”狐之助一边往嘴里塞油豆腐一边问。“帮我找一个有着神明大人加护的神乐玲!”樱说出了自己的请求。“樱大人要跳神乐舞吗?”狐之助咽下最后一口油豆腐,用爪子擦了擦嘴。“嗯,毕竟答应了那些孩子要净化这座本丸呢!”樱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这件事请教给我吧!”狐之助从樱腿上跳下来,摇了摇尾巴离开了。“接下来是巫女服和护身符吗……自己做好了!”樱在纸上写下了需要的东西。

“我回来了!”中午,出阵的加州、辉夜、大和守和长曾弥回来了。“欢迎回来!”樱摆好筷子对四刃打招呼。“哎,今天吃火锅!”换好衣服的大和守第一个冲到桌子旁边。“嗯,蘑菇火锅,还有各种肉哦!”樱点点头,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还挺丰盛的啊!”长曾弥也落座了。“大将,山姥切他们今天不回来吃饭吗?”辉夜发现桌上只有五套碗筷。“切国他们今天去的江户,我和他们说不用着急回来的。”樱夹了一筷子蘑菇放进碗里。“哎,江户吗,好羡慕!”加州一边往嘴里塞肉一边嘟囔。“喂,清光,那是我的!”大和守眼睁睁的看着加州从自己的碗里夹走了肉。“安定再从锅里那不就行了!”加州反手怼了大和守一嘴蘑菇。“唔唔唔唔……哼!”大和守本想反驳什么,但一嘴蘑菇实在不适合说话。“对了,我下午去一趟万屋,你们有什么需要的吗?”樱边吃边问。“樱小姐自己去吗?”加州想起下午他们还要出阵。“嗯,应该是吧,可能再加一个狐之助!”樱用筷子杵着碗想了想。“那我留下来陪樱小姐吧,加州和大和守带着辉夜出阵吧!”长曾弥主动揽下了保护樱的任务。“嗯,知道了,那我要一瓶指甲油!”加州点了点头,说出了自己的需求。“我要糖果!”辉夜举起手说。“两条围巾,一白一红!”大和守想了想回答。“围巾的话我给你们织吧!”樱从袖子里掏出一个本子,记录着几刃需要的东西。“谢谢樱桑!”大和守眼睛一亮,有点小开心。“哎,安定好狡猾,我也想要大将织的围巾!”辉夜扑到大和守身上准备锤他。“你就想吧!”大和守翻身把辉夜扔出去跳起来就跑。“喂!”长曾弥伸手拽住大和守的衣领,把他扥(dèn)了回来,“别想逃洗碗,今天轮到你了!”“知道了!”安定见逃跑没成功,只得任劳任怨的去洗碗了。“那么,祝君武运昌隆!”樱送走了加州几刃后回头对长曾弥说,“我们也出发吧!”

“红色、深蓝色、白色的布,红色和白色的毛线,以上这些颜色和金色的线,红色的指甲油,糖果……嗯,就这些了,我们分头找吧,长曾弥你想要什么自己拿吧!”樱看了看之前记的单子对长曾弥说。“好的,主君!”之前八刃和樱商量好了,在外面不能说出樱的名字,“不过这些布是做什么用的?”“我打算自己做巫女服哦!”樱笑了笑回答。“原来如此!”长曾弥点了点头,投入了找东西的工作中。

陆 委托

“审神者大人……”“审神者大人……”樱睁开眼睛,入眼的是一片白色的空间。“审神者大人……”“请您……”“救救大家……”“净化这座本丸……”“拜托了……”忽然,空间中响起了断断续续的声音。“你们是谁?”樱听出了这些声音并不属于同一个人。“我们是……”“这座本丸里……”“已经碎刀的付丧神……”“留下的灵魂碎片……”“我们一直在……”“用微不足道的力量……”“保护着失去审神者的……”“他们……”灵魂碎片们解释道。“那你们为什么要找我?”樱就地坐下来。“我们……”“相信你……”“有这纯净的灵魂的少女……”“刀匠之子……”“如果是你的话……”“一定可以做到……”灵魂碎片们的声音继续响起。“我需要时间准备!”樱想了想,同意了灵魂碎片们的请求。“请快一点……”“我们的力量撑不了很久……”“快一点……”“快一点……”声音渐渐变远,知道消失。

“啧,真是揽到了一个不得了的工作啊!”樱把身上的毯子叠好放在一边,然后开始碎碎念,“净化、入手、把碎了的刀剑重组,要一个一个来的话好像很麻烦,干脆找一天直接一起弄了吧!”“小姐,您醒了!”纸门被推开了,山姥切端着一个托盘进来了。“嗯,对了狐之助呢?”樱伸手接过山姥切手上的托盘。“在加州那边。”山姥切给樱到了一杯茶。“那去那边找他吧!”樱把茶一饮而尽,把杯子放回托盘里,“切国把其他人都叫过去!”“好的!”山姥切端起托盘准备离开。“哎,等等,清光现在在哪?”樱赶紧拦住正要离开的山姥切。“部屋,出门左转最后一间。”山姥切给樱指完路后,去叫了其他刀到加州的部屋集合。

“……所以,各位要忙起来了哦!”樱向八振刀说明了事情了经过。“大家都是好孩子呢!”堀川低下头喃喃道。“是啊!”山姥切拍了拍自家兄弟的肩膀。“所以樱小姐,忙起来要干什么呢?”加州问道。“先把辉夜的练度升起来吧!”樱揉了揉辉夜的头发,“分两队一队四人,升级的升级,另一对去收集物资!”“不行,那小姐就没人保护了。”山姥切拍桌而起。“嘛嘛,切国你先别激动,先不说这个院子没有我的允许进不来吧,我自己的武力还是可以自保的啊!”樱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安慰道。“啊,这倒也是!”山姥切想起了自家小姐那恐怖的武力值。“咔咔咔,兄弟就不要担心了!”山伏用力拍了一下山姥切,把他拍了个踉跄。“切国,你把你身上那块布扔了行不行,好碍事!”樱看着山姥切身上披的被单皱了皱眉,“明明是个那么帅气的孩子呢!”“啊,不是,我……”山姥切抓着身上的被单不松手。“国广、清光,给我把切国身上的被单揭了,然后扔了,有奖励哦!”樱见山姥切这样,便轻飘飘的说出一句话来。“唔!”山姥切听见这句话夺门而出,赶紧跑路。“了解!”加州和堀川放下手里的是追了出去。“咔咔咔,兄弟加油啊!”山伏在一边笑到。“嗯,今天也是美好的一天啊!”樱捧着茶看向外面的蓝天。

------------------------------------------

最后,山姥切被堀川抓住,被加州和后来加入的大和守合力扯掉被单,亲眼看着自己的被单被樱收进了袖子里。

伍 状况

“呐,切国,这座本丸里还有多少付丧神是有伤的?”吃完午饭后,樱一边在袖子里找着什么一边问。“这座本丸除了没有锻出来的,所有刀都有!”山姥切如实回答道。“哎,你们之前的审神者是个什么东西啊?”已经完全和其他七振刀混熟了的辉夜很震惊。“不是东西哦!”堀川笑了笑,“是个渣渣!”“喂,堀川你在冒黑气哦!”辉夜指了指堀川背后已经快成自带背景的黑雾。“啊,抱歉!”堀川耸了耸肩,收回了黑雾。“嗯,我知道了,我先给你们入手吧!”樱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把从袖子里找到的木牌放在桌子上。


“辛苦您了!”樱给其他六刃入手完成后,直接趴在了桌子上。“切国,我听说这座本丸的前任审神者是被付丧神弑主,那那振弑主的刀剑是谁啊?”樱把脸埋在臂弯里问。“是千子村正!”山姥切如实回答。“那这个千子村正现在在哪?”樱继续问。“那棵万叶樱下面。”山姥切想了想。“嗯?”樱把脸抬起来,疑惑的看着山姥切,“万叶樱下面?”“是的,千子村正在手刃了前审神者的同时,被前审神者的力量反噬,直接碎刀了,这座本丸也没有村正刀派的其他刀剑,我们就把他的碎片埋在万叶樱下面了。”山姥切解释道。“那这座本丸还有碎刀的刀剑吗?”樱因为灵力消耗过大开始犯困。“有的,秋田藤四郎、鲶尾藤四郎、鸣狐、陆奥守吉行、狮子王、御手杵、同田贯正国、静形薙刀一共八振。”山姥切数了数回答。“嗯,同田贯和狮子王不是……”樱的意识开始模糊,直接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小姐?”山姥切正听着樱说话,忽然发现没声音了,抬头一看,樱已经和周公约会去了。“先让小姐歇一会吧,给我们入手加上拔除暗堕消耗了很多灵力吧!”堀川拿来了一条毯子盖在了樱身上。“咔咔唔……”山伏刚准备接话就被大和守捂住了。“闭嘴吧你,一会儿在把樱小姐吵醒了!”大和守捂着山伏的嘴往外拖。“我们去把房间收拾一下吧!”其他六刃也陆续站起来离开大厅,并贴心的为樱关上了纸门。


“净化、入手、把碎了的刀剑重组,要一个一个来的话好像很麻烦,干脆找一天直接一起弄了吧!”山姥切走到大厅门口时,听见樱一个人在那里碎碎念。“小姐,您醒了!”山姥切拉开纸门,手里托着一个盘子。“嗯,对了狐之助呢?”樱伸手接过山姥切手上的托盘。“在加州那边。”山姥切给樱到了一杯茶。“那去那边找他吧!”樱把茶一饮而尽,把杯子放回托盘里,“切国把其他人都叫过去!”“好的!”山姥切端起托盘准备离开。“哎,等等,清光现在在哪?”樱赶紧拦住正要离开的山姥切。“部屋,出门左转最后一间。”山姥切给樱指完路后,去叫了其他刀到加州的部屋集合。

我看到了什么!

白山吉光!

时装了!

啊!

肆 搬家,辉夜藤四郎

“就是这里了!”山姥切带着樱和其他六刃到来到了空地上。“咔咔咔,小姐是打算盖房子吗?”山伏认为大家不能就这么睡在地上。“不用啊!”樱从袖子里掏出来了一个手掌大小的盒子。“这是什么?”堀川好奇的凑过去看了看,没看出来是个什么东西。“嗯,时之政的技术,作为把我绑过来了赔偿!”樱往盒子里注入一道灵力后把盒子扔向空中,然后七刃就眼睁睁的看着盒子在空中变大,在变大,接着“嘭”的一声落在了地面,扬起了一堆土。“咳咳咳,不应该扔的!”樱一边咳嗽一边赶土。“呀,这可真是扬土迷眼呢!”和泉守接过堀川递过来的手帕擦了擦被土迷住的眼睛。“所以这到底是什么?”山姥切用自己的被单捂着嘴,看着面前的巨大盒子眼角直抽。“时之政所制作的便携式本丸!”狐之助蹦到地上抖土,顺便解释道。“本丸?”清光看着自己身上的土一脸嫌弃。“是的,里面有一套单独的时空转换装置。”狐之助抖完土,又蹦回了山伏的脑袋顶上。“嘛,大家进去把自己收拾一下吧!”樱看了看灰头土脸的七刃,伸手摸了一下面前的盒子,盒子的外壳迅速褪去,露出来了一座漂亮的院子。“温泉在那边,一会儿收拾好了就到大厅集合!”分好房间后,樱指了指露天浴场的位置对七刃嘱咐道。“知道了!”七刃愉快的去洗澡了!

“久等了!”樱到大厅时,七位付丧神已经把自己整理好了。“樱小姐,午饭吃什么啊?”已经睡了大半年的加州无比的嘴馋。“还没定,不过你要不要先吃些点心?”樱在众目睽睽之下从袖子里掏出了一盒大福、一盒仙贝外加一套茶具和一包茶叶。“小姐,这么多东西您到底是从哪掏出来的啊?”山姥切看着一桌子的东西眼角微抽。“嗯?袖子里啊!”樱说着,又从袖子里掏出一振短刀。“我知道啊,所以说您袖子里是怎么装下这么多东西的?”山姥切隐隐有这崩溃的趋势。“是空间口袋哦,不过不能装活物!”狐之助从山伏头顶跳下来,蹲在樱的身边解释道。“樱桑,这家伙是?”和泉守指了指刚刚樱从袖子里掏出的那振短刀问。“啊,时之政给的,说是如果没有可以信赖的刀的话这孩子可以信任!”樱想了想回答。“他这振刀的最初的分灵,不过在别的本丸还没时装的刀。”狐之助一边吃着油豆腐一边详细的解释道。“嘛,让这孩子一直待在刀里也不好,就让他显现吧!”樱把灵力注入了那阵短刀,众刀顿时被糊了一脸花瓣。

“我叫辉夜藤四郎,名字是由刀上有竹子和月亮的刀纹而得,因为刀身小巧所以前主人都是女孩子哟,请多多关照哦,大将!”樱吹雪之中出现了一位少年模样的付丧神。“藤四郎,这家伙是粟田口家的刀,一期一振的弟弟?”大和守清理了自己脸上的花瓣后瞬间蹦起来。“是粟田口家的刀没错了,但我是一期一振的哥哥哦!”辉夜藤四郎理了理头发坐了下来。“哎,一期一振的哥哥?”加州有点好奇。“嗯,我是粟田口吉光最初的作品,也是所有短刀最短的临界值!”辉夜捋了捋头发回答。“哦,是这样啊!”堀川点了点头。

------------------------------------------------------------------

一边看《三百年的摇篮曲》一边哭一边码字的我都要崩溃了……

辉夜小可爱的刀纹

纯手绘,不喜勿喷,谢谢~